栏目导航

news

无锡劲腾(JTL)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主页 > 无锡劲腾(JTL)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万盛区实验小学退休教师杨玉华传奇人生

发布日期:2021-10-13 20:54   来源:未知   阅读:

  麦当劳APP下载。我们知道,战争中志愿军共有两万多人被俘,但仅有一名叫杨玉华的女兵被送入战俘营并最后遣返。她的被俘及战俘营的经历引起很多猜测与联想,有些说法相互矛盾,而其本人从未提及当时的经历。本文结合搜集到的一些资料,还原杨玉华这段经历及之后的人生。

  上世纪80年代,第一部反映志愿军战俘事迹的纪实文学《志愿军战俘纪事》曾轰动一时,其中叙述了一段传闻:五名被俘的志愿军女兵被美国大兵拖入帐蓬中集体强暴,女兵们不甘凌辱拼死反抗,其中一人还夺枪自卫,美军恼羞成怒竟残忍的向志愿军女兵射击,四名志愿军女兵中弹身亡,只有一名年龄最小的女兵被其他人压在身下得以幸免。这篇纪实文学所叙述的故事带有传说性质。后来,人们得知确有一名被俘的志愿军女兵叫杨玉华,于是很自然的联想到了纪实文学中的故事。但是,这种猜测被与杨玉华在战俘中的战友们所否定,并称所谓强暴之说子虚乌有。归国战俘张泽石在其《我的战争》中这样回忆:七月底一天,他被美军叫去,为一名新到的女战俘登记,张泽石书中没有直接说出这个女俘的姓名,而是叫用小丫称乎,但很明显此人就是杨玉华。她告诉张泽石:自己因病没能跟上突围的队伍,躺在担架上被俘。因她头发剪得很短,又穿男军装,敌人没有看出是女兵,因此在医院病好后就女扮男装照看被俘的伤病难友。两个月后被发现是女的,就被送进女俘营。小丫还对张泽石说,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三个女护士,但敌人一来全被冲散了,不知下落。

  当事人言之凿凿,差不多算定论了。但是,我还是在一些资料中看到了不同的说法:原志愿军文工团员胡一山曾在板门店参加了遣返战俘的接待工作,在一本《相逢相思在战场》的回忆集录中,她记述了一段与杨玉华见面的过程。停战后,胡一山被抽调参加遣返战俘的接待工作,在1953年8月9日,迎接了被遣返归来的杨玉华。杨玉华回到亲人的怀抱,禁不住失声痛苦,向胡一山哭诉了被俘时一些经历。其中写道:“她(杨玉华)哭着告诉我们,当时他们卫生营五个女同志被俘后被关在一块,那四个战友先后遇难或不忍凌辱自杀,嘱咐她要活着回去,告诉祖国人民我们没有给祖国人民丢脸…讲到这,她已泣不成声。”这段回忆不禁让人想起前面的那段志愿军被俘女兵遭美军强暴的传说,两者存在某种程度的吻合。

  另一有个佐证,是军旅女作家于劲所写的另一部反映志愿军战俘的纪实文学《厄运》,这本书中,引用了一名叫骆玉荣的战俘的证词。骆玉荣在被俘后投敌,接受美国特务训练,并空投我军后方刺探情报,不久被抓获。他在供词中提到了杨玉华,是这样讲的:“杨玉华一来就说:‘我是与敌人坚决斗争被俘的,今天,我宁愿饿死也绝不吃敌人的一顿饭。’杨玉华绝食三天,她只是哭,一见到中国人,就用手将脸捂住,痛哭不已。她说:‘我没有脸见中国人了,唯有一死。’……180师的张泽石、曹友劝她,她才吃了一点。G-2(美军战俘营审讯机关)将她调到审查室时,她只是往桌上一扑痛哭,一句线拿来一堆巧克力糖、口香糖放到她面前,她将这些东西扔在地上,大骂起来。临走时,美国人让她把那些东西带走。车到七所(女俘营)门前,杨玉华把那些东西全扔到水沟里。听战俘杨某某、陈某某说,杨玉华被俘时共有五名志愿军女同志,在反抗美军兽行夺枪当场被打死四名,仅活下来杨玉华一名。”

  结合这些资料,我认为五名志愿军女兵反抗美军暴行的传说,可能就是杨玉华的真实经历。而张泽石等难友的说法,也许是出于保护这位小妹初衷。其实,媒体记者在采访杨玉华的战友时就发现:“对这个健在的战俘营女难友,这些老人就像大哥哥呵护一个弱小的妹妹,生怕会惊吓到她。”

  虽然杨玉华本人对被俘后这段经历从未提及,但是,从归来战俘包括张泽石等人的回忆文章中,可以看到不少杨玉华的片断。

  她的女难友。据张泽石回忆,当他送杨玉华进入女战俘营,一下子就被女难友包围起来,七嘴八舌地用半通不通中国话问她,一位带着大队长袖标的女同志抱着小杨说:“小妹妹受苦了,你就跟着我们吧。”说完还对张泽石说:“我原来是四野文工团员,去年才调到人民军,我会照顾她的。”就这样,杨玉华成为这批女战俘群体中的一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杨玉华与姐妹朝夕相处,结成了深厚的友谊,她学会了很多歌曲,她也教女同志学唱了很多中国歌曲。她们待杨玉华如妹妹,她也同战友们一起与战俘管理当局抗争。1951年8月15日,女战俘纪念祖国光复日,美军进行制止并用催泪弹进行弹压,结果女战俘全体。美军士兵因为杨玉华是中国人,所以专门给她打了一碗饭,结果杨玉华当场将米饭打翻,气得美国兵煽了杨玉华一巴掌。志愿军战俘都十分感谢战友对小丫的照顾与关怀。感谢他们那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敬佩她们那不屈的斗争意志,凡是路过那一区铁丝网的战俘无不引颈探望,看看她们那美好的身影。

  我们知道,战争中志愿军共有两万多人被俘,但仅有一名叫杨玉华的女兵被送入战俘营并最后遣返。她的被俘及战俘营的经历引起很多猜测与联想,有些说法相互矛盾,而其本人从未提及当时的经历。本文结合搜集到的一些资料,还原杨玉华这段经历及之后的人生。

  上世纪80年代,第一部反映志愿军战俘事迹的纪实文学《志愿军战俘纪事》曾轰动一时,其中叙述了一段传闻:五名被俘的志愿军女兵被美国大兵拖入帐蓬中集体强暴,女兵们不甘凌辱拼死反抗,其中一人还夺枪自卫,美军恼羞成怒竟残忍的向志愿军女兵射击,四名志愿军女兵中弹身亡,只有一名年龄最小的女兵被其他人压在身下得以幸免。这篇纪实文学所叙述的故事带有传说性质。后来,人们得知确有一名被俘的志愿军女兵叫杨玉华,于是很自然的联想到了纪实文学中的故事。但是,这种猜测被与杨玉华在战俘中的战友们所否定,并称所谓强暴之说子虚乌有。归国战俘张泽石在其《我的战争》中这样回忆:七月底一天,他被美军叫去,为一名新到的女战俘登记,张泽石书中没有直接说出这个女俘的姓名,而是叫用小丫称乎,但很明显此人就是杨玉华。她告诉张泽石:自己因病没能跟上突围的队伍,躺在担架上被俘。因她头发剪得很短,又穿男军装,敌人没有看出是女兵,因此在医院病好后就女扮男装照看被俘的伤病难友。两个月后被发现是女的,就被送进女俘营。小丫还对张泽石说,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三个女护士,但敌人一来全被冲散了,不知下落。

  当事人言之凿凿,差不多算定论了。但是,我还是在一些资料中看到了不同的说法:原志愿军文工团员胡一山曾在板门店参加了遣返战俘的接待工作,在一本《相逢相思在战场》的回忆集录中,她记述了一段与杨玉华见面的过程。停战后,胡一山被抽调参加遣返战俘的接待工作,在1953年8月9日,迎接了被遣返归来的杨玉华。杨玉华回到亲人的怀抱,禁不住失声痛苦,向胡一山哭诉了被俘时一些经历。其中写道:“她(杨玉华)哭着告诉我们,当时他们卫生营五个女同志被俘后被关在一块,那四个战友先后遇难或不忍凌辱自杀,嘱咐她要活着回去,告诉祖国人民我们没有给祖国人民丢脸…讲到这,她已泣不成声。”这段回忆不禁让人想起前面的那段志愿军被俘女兵遭美军强暴的传说,两者存在某种程度的吻合。

  另一有个佐证,是军旅女作家于劲所写的另一部反映志愿军战俘的纪实文学《厄运》,这本书中,引用了一名叫骆玉荣的战俘的证词。骆玉荣在被俘后投敌,接受美国特务训练,并空投我军后方刺探情报,不久被抓获。他在供词中提到了杨玉华,是这样讲的:“杨玉华一来就说:‘我是与敌人坚决斗争被俘的,今天,我宁愿饿死也绝不吃敌人的一顿饭。’杨玉华绝食三天,她只是哭,一见到中国人,就用手将脸捂住,痛哭不已。她说:‘我没有脸见中国人了,唯有一死。’……180师的张泽石、曹友劝她,她才吃了一点。G-2(美军战俘营审讯机关)将她调到审查室时,她只是往桌上一扑痛哭,一句线拿来一堆巧克力糖、口香糖放到她面前,她将这些东西扔在地上,大骂起来。临走时,美国人让她把那些东西带走。车到七所(女俘营)门前,杨玉华把那些东西全扔到水沟里。听战俘杨某某、陈某某说,杨玉华被俘时共有五名志愿军女同志,在反抗美军兽行夺枪当场被打死四名,仅活下来杨玉华一名。”

  结合这些资料,我认为五名志愿军女兵反抗美军暴行的传说,可能就是杨玉华的真实经历。而张泽石等难友的说法,也许是出于保护这位小妹初衷。其实,媒体记者在采访杨玉华的战友时就发现:“对这个健在的战俘营女难友,这些老人就像大哥哥呵护一个弱小的妹妹,生怕会惊吓到她。”

  虽然杨玉华本人对被俘后这段经历从未提及,但是,从归来战俘包括张泽石等人的回忆文章中,可以看到不少杨玉华的片断。

  她的女难友。据张泽石回忆,当他送杨玉华进入女战俘营,一下子就被女难友包围起来,七嘴八舌地用半通不通中国话问她,一位带着大队长袖标的女同志抱着小杨说:“小妹妹受苦了,你就跟着我们吧。”说完还对张泽石说:“我原来是四野文工团员,去年才调到人民军,我会照顾她的。”就这样,杨玉华成为这批女战俘群体中的一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杨玉华与姐妹朝夕相处,结成了深厚的友谊,她学会了很多歌曲,她也教女同志学唱了很多中国歌曲。她们待杨玉华如妹妹,她也同战友们一起与战俘管理当局抗争。1951年8月15日,女战俘纪念祖国光复日,美军进行制止并用催泪弹进行弹压,结果女战俘全体。美军士兵因为杨玉华是中国人,所以专门给她打了一碗饭,结果杨玉华当场将米饭打翻,气得美国兵煽了杨玉华一巴掌。志愿军战俘都十分感谢战友对小丫的照顾与关怀。感谢他们那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敬佩她们那不屈的斗争意志,凡是路过那一区铁丝网的战俘无不引颈探望,看看她们那美好的身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现场开奖结果最快